盒子
盒子

withdrawal

我回国了。

这个学期本应该上到五月初,可我提前回来了。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我提到了我的病情。在新的学期开始之际,我感觉到精神每况愈下。这个学期我选到了我喜欢的课,也和有着共同兴趣爱好的人上了同一门课,可我实在是无法支撑下去了。数学与编程其实还好,并不是很难;可物理实在是让我头疼,我不得不花很多时间在物理上面。在刚开学的两三个星期,物理老师用仅仅五六节课就高度总结完毕了整个初高中的物理知识。我看了一下后面的书,真的是「一头物水」。

上个学期我认识了一些新的人,也算是交到了一些些朋友吧。可我却没有办法和她们玩到一起。总得来说算是三观上的不契合吧。虽说有些时候,三观不合的朋友我也可以一起玩得下去,可那时在「求同存异」的基础上的。这些人则没有这种意识,或者说与我为人处事的理念不相吻合。很多时候我选择用一种温和的方式试图化解人与人之间的分歧,可她们却并不买账。既然如此,那还是分道扬镳吧。

至于休学这件事,我其实并没有考虑很久。一方面是没有必要,另一方面是考虑得久不代表思虑周全。那天早上我早早到了图书馆开始学习,到中午我开始纠结吃什么。我和 Jimmy 商量了一下,他推荐了我一个餐厅,可我不太想去。思来想去我去了一趟 Wings Over,虽然说炸鸡什么的不太健康,但我不想跑去停车场开车去中餐馆了。在 Wings Over 店里,我莫名其妙哭了起来。委屈,难受,辛酸,一言难尽。

回到图书馆我就准备 Withdrawal 了。中间做了很多思想斗争,我晚上如实告诉父母我曾经的经历,他们表示理解与心疼,希望我可以尽快回国。把美国那边的各种事项安排好即可。

我当晚就安排好了大部分事宜,第二天去跑申请的事儿,第三天等了一天,第四天拿到 approval,第五天早上回国。

Approval

回国的路上诸多波折。我从我那里先飞到了华盛顿,然后飞北京,最后飞南京回家。我到北京之后本应该在几个小时后就登上去南京的班机,可是南京大雪暴降,机场关闭,航班取消。可怜的我从三点钟到北京等到了晚上八点多上飞机(我六点多的航班),坐上刚一小时就被赶下来了。幸好航司安排了住宿(肯定没吃的)。那个酒店的名字我已经不记得了,我搜了一下是个四星级,但是大晚上的酒店居然连个招牌都不亮,早上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这是专门给空乘人员和旅客们准备的酒店。不仅招牌不亮,空调也不暖和,走道就像鬼屋一样,居然还有一堵墙上贴着房门的贴纸,乍一看真的以为是个门……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就把我叫起来,还特地和司机说「这位头等舱的旅客很着急,先送 T2 航站楼」,可我自己压根不着急,更何况我连我坐哪个航班都不知道呢……到了航站楼之后,查了一下,最早的一班已经是下午的飞机了。我就坐在休息室和朋友聊着越洋电话(不得不说 Facetime Audio 通话质量真的好),然后去吃吃喝喝,差不多到了安检的时间去安检,再去休息室吃吃喝喝……等啊等,等啊等,终于可以上飞机了。

机票

至此,我终于又一次回来了。

支持一下
实在是太谢谢你啦~
  • 微信扫一扫
  • 支付宝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