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一則(一)

2019-05-17

这个故事要从头说起
二年级的时候,我转学了。转学之前,我参加了校合唱团,统一鞋服。转学之后,有一天老师说要穿白色的鞋去,我就把下图这双穿去了。我以为没什么问题,但是到了学校之后遭受到了老师以及那些学生们的群嘲。
当时我还不像现在这样,能把人怼到死。当时觉得很害怕,很无力,也不明白到底为什么大家会因此而嘲笑我,就因为与众不同吗?
然后我就把它扔了。
我觉得。因为它,我才受到非议。如果没有它,一切都将变得美好起来。
不过我渐渐发现,我与大家不同的地方很多。
比如我喜欢每天中午放学把所有的书背回家。
比如我喜欢在捐款的时候永远不捐整数。
比如我喜欢听英文歌而他们喜欢听爱情买卖。
再比如说,我不喜欢趴在桌子上睡午觉,所以我就写作业。
这个事儿可以细说一下。当时学校要我们每天中午到学校之后趴着睡觉。我趴着睡不着我就做作业。然后校长巡视的时候看到我在做作业让我哪怕睡不着也要趴着,不要打扰别人。然后我就顶撞他,他就揪我耳朵把我送去了校长室。
在校长室里,我用了我当时最大的耐心不和他撕逼,但是他一直都在和我逼逼,还说类似于你行你上之类的话。
我听到这,我第一反应是,为啥他能当校长?花钱买的?
总之,后面我就变换了策略,没有继续忍着,和他据理力争了起来。不过在他看来我就是个小毛孩,我也懒得和他逼逼浪费时间。敷衍了半天终于敷衍完了。
他说要送我回教室。我说我不要你送。他眼中冒出疑问,我说这节体育课,我自己回去就行。他才让我回去。
从那以后我都是等他们睡醒了我才去上学。
至于他们怎么样,与我何干呢?
反正身体发育不好也不是我发育不好。
总之,正是因为奇葩的小学才让我知道人间险恶很多,傻逼也多。不分年龄性别职业,恶人永远不会变好。
相比较小时候的纯粹的恶,长大之后阴险的恶也多了起来,就等下回再说吧。
恶心过我,欺负过我的人不少。原谅归原谅,挂人还是依然要挂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