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仅是北卡,很多其他的红州也通过了 Bathroom Bill。让无数跨性别者感到难堪的「厕所法案」也将落下帷幕。

在 Bathroom Bill 的阴霾之下

所谓 Bathroom Bill,就是要求跨性别者只许进入与自己出生证明上的性别相符的卫生间。例如,一名女跨男(Female to Male)的跨性别,在 Bathroom Bill 实施的情况下,无论出柜与否,无论外表能否看出过去的女性痕迹,都必须要使用女卫生间。这一法案的合理之处在于,它可以有效避免一些恶意的骚扰。比如,一名男性宣称认为自己是女性,所以堂而皇之进入女卫生间,对女性进行骚扰(他进入女卫生间的这种行为已经造成了对女性的骚扰)。但这项法案也有不合理之处——就像刚刚举的例子,外表看上去酷似男性实则为女性的人(Female to Male),进入女卫生间,依然会造成对女性的骚扰。试想,如果在场的女生对她表示怀疑,那么她应该如何自证呢?脱裤子还是随身带着出生证明?

有些人可能会觉得,当一名跨性别者的外表与其心理性别近乎相符的时候,就可以选择通过不遵守该法案来避免对他人的骚扰。这其实是把话题从法案的合理性转移到了「骚扰」上面。不但如此,把对某项法律法规的破坏(或者不遵守)作为这项法规的合理性论据,也是非常可笑的。

我自己并不是这项法案的支持者。它是抱着「为了避免出现变态假装自己是跨性别者骚扰他人」的伟大愿望出生的,但是从「骚扰」这个角度来说,这项法案并没有达到这个目的,它只是给跨性别者添堵罢了。况且,我也实在想不出这项法案除了这个角度,这项法案还有什么其他的角度可供观察。

大概两天前,这项法案以一种非常出乎意料的方式被中止了。Bathroom Bill Suspended

没有了它,又会如何?

其实不会怎么样。说句直白的,没有人会去查同一洗手间里别人的身份证。外表看得过去的跨性别,不仅在厕所里你认不出来,在日常生活中你也认不出来。那外表看不过去的呢?

对呀,那外表看不过去的呢?

什么样的人,可以使用什么样的卫生间?或者说,进入某一卫生间的标准是什么?

是要看上去像这一性别,还是要生理上属于这一性别,还是要生理心理上都属于这一性别,还是只要心理性别与之相符就可以了呢?

假定以下几种情形:

Female to Male,未做手术,未使用药物,女性嗓音。

Female to Male,未做手术,使用药物,男性嗓音。

Female to Male,做了手术,使用药物,男性嗓音但没有更改身份证件。

问题:这位 Female to Male,在哪种情形下,可以去哪个性别的卫生间?

再次假设,

Male to Female,未做手术,未使用药物,男性嗓音。

Male to Female,未做手术,使用药物,男性嗓音。

Male to Female,做了手术,使用药物,男性嗓音。

Male to Female,做了手术,使用药物,男性嗓音,证件已经更改。

Male to Female,未做手术,使用药物,女性嗓音。

P.S. 女性服用药物即可自动获得男性嗓音。

问题,这位 Male to Female,在哪种情形下,可以去哪个性别的卫生间?

有人会好奇,卫生间有什么好争论的?只要不被发现,哪个不都行?

如果我把这句话改成:禁止访问国外网站有什么好争论的?只要用VPN不被发现,禁不禁不都无所谓?

无所谓吗?哪个都行吗?

不是。

这项法案废除之前,我在卫生间里也没有遇到过穿着裙子戴着bra的男生来上厕所;在法案废除之后,他们更加不会出现在男厕所里了。他们得到的,只是一个理由,只是一个能为自己撑腰的论据——我可以。

最后

总的来说,北卡州的风气并没有其他蓝州那么好。各种保障上也只有在三角地区更加完善。有意思的是,这件事似乎没有多少人关心,我觉得挺好的。在聚光灯下,就过不上好日子了。

Bathroom Bill 的废除对我来说没有多大影响。我喜欢去我们学校的 Gender-Neutral 卫生间,又大又干净还没味道。但这也只是我的个人选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