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

我爸一直都希望我能把头发剪掉。我一直以来都以为他是无法接受他的儿子留着长发,为此我还和他闹过很多次别扭。一个多月前去看医生,他当着医生的面才说出他的真心话(我觉得是真心话):自从留了长头发他就不敢和别人多交流了。

我爸说的对。长发给我带来很多困扰和麻烦,最大的一个麻烦就是让我变得更加自闭。我妹妹也观察到这一点,她觉得我自从留了长头发之后就不敢与别人交流,哪怕去超市也不愿意多说几句。为此她还抱怨过好几次。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每当我开口说话,大部分人会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看着我(原来是个男的),这让我非常不爽。有些人还会直接说出来,这么做是真的有点不太礼貌。这种不爽带给我的直接影响就是,我不愿意(多)说话。不说话可以从根本上解决我的不适感,但是也限制了我的日常生活。好在最近一阵子我已经差不多克服了这个毛病。

最近我学会了骂人(是的,之前一直都不怎么会),但也仅仅局限于「傻逼」之类的词(其实我只会这一个词……)。遇到不礼貌的陌生人我一般会骂一句「傻逼」,遇到恶意搞事儿的亲戚我一般不搭理。也就这个时候,不搭理他们不会被爸妈说「不懂礼貌」。

卫生间

我是很抗拒,非常抗拒女卫生间的。所以我从来都不去。一方面是觉得女卫生间也不见得比男卫生间干净到哪儿去,另外一方面是不想放弃自己站着上厕所的优势。在外面上厕所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事情,尤其是在人流量大的地方。

我第一次遇到上厕所被训斥是在徐州东站,我在侯车,突然尿意来袭就起身上厕所。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人侧目,但是因为习惯了所以没有怎么在意,但是我出来的时候有人对我当头棒喝,质问我为什么要来男厕所。这种问题是没有回答的必要的,就像别人问你「你为啥要吃饭」一样无聊。所以当时我也只是骂了一句就走了(我非常讨厌别人质问我,尤其是陌生人)。

从那以后我就尽量避免在外上厕所了。因为不想无故生事。不过我仔细一想,凭啥我要憋着呢?

男性特权

在深柜期间,我并不喜欢被称作 Miss 或者 Ma’am,新加的好友把我认成小姐姐我也会予以否认。这背后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我还在眷恋男性特权。有的人可能会好奇,男性可以有什么特权?这其实是一个非常不食人间烟火的问题。尽管微博上到处都是女性在发声,或者男性在很多时候会选择迁就女性(只是因为你们还年轻罢了),但并不代表女性与男性一样平等(至少在现在)。

从普罗大众的角度上来说,一个男性放弃其性别转变为女性是由社会角色中强势的一方转向弱势的一方。「娘炮」这个称呼完美诠释了大家对这种行为的鄙夷与讽刺。

所以有的人选择摒弃掉自己所有的男性特征,和与男性沾边的任何东西,这样大家就看不出他是跨性别。比如开始使用粉色的物品,出门必穿裙子,使用非常女性的网名和称呼等等,这些非常女性化的行为可能会让他们有所宽慰。不过我比较倾向于做一个「不那么极端」的人。现在在糊里糊涂地活着。我前阵子才开始真正在社交层面上与自己妥协——接受并且希望别人 treat me as girl. 为此我还形式化地起了一个女性的英文名(不过肯定不会用就是了)。这种仪式感可能会让我更能接受自己。

也就是说,我直到前一阵子,才真正地开始准备放弃自己一直留恋的男性特权(虽然很不政治正确)。

但其实,人生中绝大多数事情都是与性别无关的,没必要折腾自己,寻求别人对自己的认同(鸡汤谁都会说,大家不要被这句话骗了)。

精分时刻

有的人可能会好奇,既然我这么留恋所谓的男性特权,那为什么还要做跨性别者。不得不说当男生的确很爽,可以不修边幅可以邋遢也可以婚后不顾家找小三,然后用旧社会那一套要求女性三从四德,最后做个渣男。这对我来说是一条很爽的路。那么如果不做渣男呢?没法不做。

我克服对生理性别的不适感只有一种办法,爽。在初三之前是通过学习(真的),在初三之后没办法了,我就陷入了精神不振。做渣男是一件很爽的事,但是总有一天我会疲惫,疲惫之后呢?那可能就只剩下作奸犯科了。作为新时代的好青年,肯定不能做出这样的事儿。而且这种不健康的处理方式的确应当尽早摒弃。

所以只要对生理性别的不适达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去寻医问药,开始你的悲惨生活了。

公开

其实我觉得还挺没必要出柜的不是吗……真的会有人因为我是跨性别就敌对我吗?不见得。大家不喜欢我只有可能是因为我性格不咋地……不过我之前的确伤害过很多人,因此还结过仇家。有些仇家我甚至都不知道是仇家。在这里说句不好意思,如果之前因各种各样的原因结仇还希望能不计前嫌,不接受的话就算了。

不过我倒是听闻有些人比较嘴碎,我的态度是,我听不到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