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agen Dazs

Hospitalization

字数统计: 1.4k阅读时长: 4 min
2018/05/25 Share

Image

我本不想写这篇文章。

很多事情,诸多细节,我都忘记了,故意的。神奇之处在于,我真的忘记了。

以下内容由于时隔多日,不保证准确性。

有一天晚上,我心情糟糕,和朋友聊天都感到绝望。一心求死。对话大概如下:

我觉得我撑不下去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明天去一趟 Health Center 吧,我明天 10:40 的课,早去来得及。
那我明天陪你一起去?
你来也只能在外面等,意义何在呢?
如果你想让我去,我就可以去
(我想了一会儿说)那你来吧
几点?
明天八点到,在二楼。


我第二天就去了 Health Center。第二层是 Counseling Center,心理咨询用的。因为正常的上班时间是九点多,他们给我找了 emergency service 的医生。

我诉说着我所做所想。

谈话临近终了,他说,我觉得你可能需要住院。
我说,我不想去。
他说,可我们已经在做了。

心中的不悦暂且不表,一句话总结就是,我的生死,与你们何干?


因为我是 involuntary 的,所以只能警察带我去。不得不感慨,人生中第一次体验手铐加警车居然是在美国。到了医院以后,等待 check in 的时候,我的那位朋友来了。很感激她陪着我。经过一番手续,我被独自带到院区。到现在都还记得,名字是 2 North A。二楼,北部,A区病房。在这个区,每个人都能有独立的卧室,不用和别人挤在一起。很幸运我被分到了这里。 Check in 的过程很简单,也很痛苦,有些单词我根本不认识。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还闹出了笑话。不过第一天晚上我没有失眠。

进去之后,我才知道我不是抑郁症,我升级了—— Bipolar Disorder Type II。说来也很有趣,我一直觉得自己是抑郁症,医生也确诊了。没想到到这里变成了双相障碍。我讨厌这个病的一个点在于,它是无法被治愈的。需要终身服药,我不喜欢。事实上,服药对我来说只是让我脑子里去除自杀这个念头,但它同时也让我丧失了最基本的思考能力。很多稍微复杂一点的东西我都做不了,也无法进行思考。行尸走肉一般吧。

7:00 叫起床,服药。8:30 检查床铺。9:00去吃早饭。吃完饭回来会有护士例行问询和 psychologist 的时间。然后是课外活动,可以去篮球场里打篮球,当然里面也有羽毛球之类的东西,也可以在里面玩牌类游戏。下午一点吃午饭,吃完去晒太阳,然后在院区内自由活动。下午四点是计算机时间,然后是晚饭。晚饭结束是 visitor 时间,在此之后是 psychologist 时间,然后就自由活动可以睡觉也可以看电视。印象中,似乎没有强制的睡觉时间,在自己的卧室里什么时候睡觉都行。每隔 15 分钟有人来查房。

在里面是要做作业的,一共三本小册子,分别是 Level 123,具体的名字忘记了,这个是帮助你康复的项目之一。我一开始做得很认真,后来粗糙了很多,只做需要交的那一页纸,其他的十几页纸都扔掉了。不仅如此,医生也会给你布置作业。医生决定你能否出院,什么时候出院,所以医生布置的作业不能马虎,要好好做。周六日的时候会有一个王姓的中国医生替代工作日的医生,不过他不能决定你能不能出院,只能例行地帮你看看情况。他一开始问我问题的时候用英文问,不过我坚持用中文回答。在两个回合之后,他开始用中文问了。

其实我还有个中文翻译。来自香港的 Kwang。他人很好,和他聊天很开心,可以用中文吐槽讨厌的医生和护士。当我遇到不喜欢的护士提问时,我就假装听不懂,让他给我翻译,然后我再告诉他中文,让他翻译给护士听。总之,我是不会和讨厌的护士说话的。我这个人不善伪装,说讨厌你就绝对不喜欢你。

食堂的东西不好吃,食物做得让人看都看不下去。不过有时候你可以主食和三明治二选一,有时候我会选三明治,因为我觉得相比较那些黏糊糊的东西而言,三明治真的看上去好看吃起来口感也好。在里面,好吃的东西不多,能算好吃的也就只有油炸食品了吧。毕竟只要炸一炸,不过火,就能吃,做起来比一般的菜要简单多了。神奇的地方在于,里面居然没有任何碳酸饮料!饮料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要么是看上去一点都没有黄色但是满满一杯水一看就是淡黄色的橙汁,要么是看上去花花绿绿不知道是什么的饮料。紫色的和蓝色的我都喝过,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牛奶。但是,那儿的牛奶没学校的好喝。我一直以为,学校的食堂是最难吃的,直到我进来才发现,原来还有比那儿更难吃的……


有空继续补充。

CATA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