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serving the world

惶恐

字数统计: 1.2k阅读时长: 4 min
2018/07/09 Share

Image

这是一部意大利电影。3 对各怀心事的夫妻和一个深柜,在一次老友聚餐中玩的「真心话」让生活变得一地鸡毛。双结尾的设置给剧情增加悬念,美好的结局背后是隐忍与无奈。
剧中的细节和伏笔很棒,建议二刷:对未成年女儿的教育时,夫妻双方的心态;对出轨伴侣的愤怒与隐忍;影片最后胖子在路边起舞……
Image


我一度把对内心的隐瞒与对他人的不忠诚归咎于自己的无能,当我发现几乎每个人都藏有小秘密且对别人的内心嗤之以鼻时,我才明白,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是太大了。我四年级的时候接触 Wordpress 博客程序(爱信不信),那时候还 Wordpress 2.x 吧,很热爱和别人交换友情链接,希望别人能多踩踩我的博客,最好留个言,这样我就很开心。博客断断续续到了现在也搭建过十几次了,我也从小学慢慢升到大学。我的一个显著变化是,越来越讨厌在互联网上泄露自己的身份信息。
Image

那时候我还年轻,什么都敢在网上写,我的姓名性别生日家庭住址和各种联系方式(甚至我都看过有人把自己的身份证号写在博客的 About Me 界面),生怕别人不认识我是谁。不过我唯一没泄露的是我的脸,谁让我从小就长得丑呢?现在我的博客,把 About Me 界面删掉了,博客只有文章和目录,风格主题也是大众化的,希望可以借此隐藏一些自己的喜好。但是在QQ,在微信,在支付宝,在淘宝,隐藏自己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我收快递用的从来都是我喜欢的日本明星的名字(和他们在剧中的名字),淘宝支付宝的刷脸从来都拒绝,微信和QQ里能不设置的信息都不设置,能删的都删掉。(我新注册微信就是为了这个)但我知道,他,一直在看着你。

一度让我痛不欲生。

我无法接受自己的隐私无法被我掌控。它失控了。

我很理解剧中的佩佩,也就是那个gay,他算是少数群体了吧?生活中的无奈,有很大一部分都来源于,你是少数。如果你身边所有人都热爱咸豆腐脑,你爱吃甜豆腐脑,那么你就是少数,你被他人批评或者「建议」的概率会显著增加。前几天,我妈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能不能把头发剪短些?你看,只有我和你爸这么关心你,觉得不好看,你的那些亲戚都还敢说你的不是?说你其实是对你好。
我笑了笑,说,以后我找女朋友,是不是要带回家,给所有亲戚看一遍,所有亲戚夸一遍,你们俩再夸一遍,我才可以和她结婚?如果有谁说她不好看,不适合做女朋友,我就要和她分手?
我妈笑了笑。
我又说,生活就是这样子的。我很讨厌我们家的一些亲戚,可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也会面带笑容,不会直言「我很讨厌你希望你可以从我家滚出去」。表面和气就行。
我留头发已经有一年多了,心中还是蛮有感触的。我很讨厌别人盯着我看,很讨厌陌生的路人在地铁站里问「美女请问XX站要怎么走」,很讨厌戏谑的笑声,但生活环境就是如此,我能做的也就只有笑一笑,把它忘掉。社会不包容少数群体,不了解少数群体,也歧视少数群体。金星艺术造诣比大多数互联网上的网友要高,可调侃她的声音从未断过;李玉刚曾经录制《北京欢迎你》MV,我爸对他的评价只有「娘炮」。这么多年来,我上过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虽然只上了一年),亲眼目睹过的gay只有一个,而且还是在他告白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深柜的人群是那么多。七千万除以十三亿,比例也不小,可我为什么从未见过他们秀恩爱呢?
把头发剪短,非议会少很多。是的,可为什么要剪掉?
佩佩隐藏自己是gay的事实,生活会容易很多,还能找个女朋友。是的,他对他的朋友隐瞒了,他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了吗?
因为你属于少数群体,所以你活该。

CATA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