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 3.22 号回来的,从洛杉矶经转台北桃园飞的上海浦东。落地之后很疲惫,从我所在的城市(罗利)要先飞去洛杉矶,大概需要六个小时。然后再在洛杉矶中转飞去台湾,也需要大概十四五个小时。在台北中转了十一个小时之后,才能启程前往上海。各种检疫,中转,等车,坐车,以及到隔离的酒店,中间的时间我没算过,可我回到酒店的那一刻我感觉不到别的,只觉得床是这世界上最舒服的地方。

我是 3.17 左右买的回国机票,可直到起飞的前 12 小时我才开始整理——因为的确没啥好带的。冬天的衣服大概率用不上,夏天的衣服国内也都有。我当时想着,干脆直接拿着护照和证件回去算了,反正也没啥好带的。后来仔细一想,需要带的还不少,光是防疫物资就要装差不多一个双肩包。最后带了防护服,口罩,护目镜,和手套。

我是带了防护服的,而且我打算在最危险的地方——洛杉矶,穿上它。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阻碍我穿防护服的并不是他人的眼光,而是炎热的天气。在我走的那天,罗利的气温大概有 26 度。而且还没有风。穿个短袖都浑身出汗,遑论防护服。到了洛杉矶,已经是晚上了,预留的三个小时转机时间还算充裕,所以我开始写起了作业……


在回国的群里,我认识一名在波士顿上学的高中生。在她的机票遭取消之后,我推荐了我的这一班,她买完之后,我们在飞机上见到了。但我们全程几乎都没有交流,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我和她都慢热,不太爱讲话;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在写作业。既然已经提及了两次写作业,我就来说说这个作业吧。是离散数学的作业,一个 lab。有意思的是,这个 lab 必须要联网才能做。所以我在飞机上买 Wi-Fi 并不是因为想和朋友聊天,而是因为要做作业。可后来我发现,在飞机上做这个作业,点一下得等大概三五秒钟才能有反应,而你如果一不小心点错了,undo一下重新再点,就得等至少 15 秒,而且还有可能点不上……在辛苦挣扎了一个多小时后,我放弃了,开始安心地和朋友聊天。

在回国群里,有很多小伙伴分享自己沿途的点点滴滴,并且为尚未成行的小伙伴提供建议。比如不吃不喝不上厕所这样才能保证绝对安全,口罩要怎么戴,怎么在飞机上换,等等。我觉得他们说得很有道理,然后一条都没有听。我在飞机上该吃吃该喝喝,但是我没有上厕所——我本来就不喜欢在飞机上上厕所。口罩戴了普通的医疗口罩,严格遵守 4 小时一换。但如果我觉得太闷了,呼吸不畅,或者准备睡觉的时候,我会把口罩拉下来一点。相比较被感染,我更担心因为血氧饱和度不够而导致的头晕——因为我还有作业要写(不是)还有天要和同学朋友们聊。

抵达台北之后,我先熟悉了一下周边环境,然后去找环亚的休息室。10 个小时 80 美元,从价格上来说还可以。截止到现在,我和那名高中生依然没有太多交流,我觉得她和我是同龄人,应该可以处理这一切。我到了环亚之后,问她来不来,她说来,然后我们就在环亚的休息室里各忙各的。说各忙各的,她在学习,我也在学习。我本以为到了台湾,做 lab 会更轻松,没想到不是。环亚休息室的 Wi-Fi 可能是因为太多人用,超出承载能力,大部分时候都连不上。所以我就打开手机开热点,然后在电脑上挂上VPN。我本人在台湾,但是我手机卡是江苏的,所以 IP 地址自然也是在江苏。那么 lab 里一个请求的路径大概是这样的:江苏——上海——新加坡(或者美国,日本)——罗利。不得不说还是挺痛苦的,但是体验明显比飞机上好了很多。这次只要等个两秒就行了。环亚休息室里的菜量很小,小到什么程度呢?大概是淘宝里卖家秀买家秀严重不符的 4.5 分三项都低于平均的商家的水平,但好在,无限点餐。我一次要两份,一顿去一两次,总得来说还可以,至少没有饿肚子。虽然我在办理手续的时候特地问了一下能不能洗澡,但我最后还是没有洗——因为太懒了,而且没有换洗衣服。不过卫生间的确很干净。

从台北出发,到了上海,要先在在飞机上等。我和她当时买的靠前的一排,所以是第一批下飞机的。下了飞机之后还要等,中间实在太无聊就开始和她聊天。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她不玩手机,全程很安静,后来发现她原来是没有手机卡……给她开了热点,开始和她聊起来。接下来就是贴标,测体温,过海关,取行李,找江苏的队伍。

在江苏集中点那里等了很久,终于等到去昆山的车。在快到昆山的时候,她给我发来消息说,她已经在虹桥了,等明天的飞机。简单聊了几句之后我又睡了,晚上一点多的时候才终于到昆山。说徐州是十八线小城市,真的一点都没有错。我到昆山的时候,我是徐州那个地区的第四个人。在等待过程中,我们看到旁边的无锡,常州,南京,走了一批又一批,一批又一批。而我们还是只有四个人。后来人慢慢多了起来,到了早上五六点的时候终于可以走了。到徐州已经是下午了,连午饭都没。爸妈帮我买了东西送在酒店前台,然后他们就回去了。而我到了酒店第一件事儿,就是躺着。没有什么比躺着更舒服了。


我那一班洛杉矶——桃园——浦东是倒数第二班可以在台湾中转的飞机,后来因为防疫的需要,他们就禁止了中转。再后来,就是航班的大面积取消,以及出炉了每个航空公司,每个国家,在每个星期,只允许有一班飞机的政策。我没见到很多哭天抢地的反应,大部分人的反应都很平和。如果是我滞留在美国,我也会很平和,但我会觉得,心中有些东西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