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8
文章一般首先发布在博客,其次是豆瓣,最后才是微信公众号。 回家以后我犹豫了很久才回到卧室。对我来说,卧室充满了陈旧的回忆,朋友送我的照片摆在书柜上,前女友的风铃我挂在衣架一侧,幸好我平时不在房间晾衣服,不然肯定每天都要...

回国之路漫漫

2020-04-04
我是在 3.22 号回来的,从洛杉矶经转台北桃园飞的上海浦东。落地之后很疲惫,从我所在的城市(罗利)要先飞去洛杉矶,大概需要六个小时。然后再在洛杉矶中转飞去台湾,也需要大概十四五个小时。在台北中转了十一个小时之后,才能启程...

出柜之后

2020-02-16
只要不学习,我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我自己说的 ​ 不太想写出柜当时的心情和想法,一方面是,我觉得这种东西不具备参考价值;另一方面,再过几个小时就差不多满一周了,该忘的也都忘掉了。当时的想法和感情,现在回忆起来,难免有一...

洗手间之战

2019-07-26
不仅仅是北卡,很多其他的红州也通过了 Bathroom Bill。让无数跨性别者感到难堪的「厕所法案」也将落下帷幕。 在 Bathroom Bill 的阴霾之下 所谓 Bathroom Bill,就是要求跨性别者只许进入与自己出生证明上的性别相符的卫生间。例如,...

跨性别的麻烦

2019-07-13
头发 我爸一直都希望我能把头发剪掉。我一直以来都以为他是无法接受他的儿子留着长发,为此我还和他闹过很多次别扭。一个多月前去看医生,他当着医生的面才说出他的真心话(我觉得是真心话):自从留了长头发他就不敢和别人多交流了。...

关于肌肉注射的一点体验

2019-07-07
由于日常有补充雌激素的需求,而我又感觉口服药的效力并不理想,所以最近把口服药换成了注射药物。口服很简单,把药放在舌头上然后喝口水便万事大吉。如果说还能有麻烦的地方,不过就是注意一下时间,注意一下是否空腹罢了。相比较口...

故事一則(五)

2019-05-17
德福一直是个炫酷的人儿 很久前微博上有大V号召女性要有「袒胸露乳」和拒绝 Bra 的权利 他一想 哟呵 这种事儿怎么能缺的了我 然后就转发了微博 希望可以把这种精神传达给他的那39个微博粉丝 德福没有其他的爱好,也没有其他的追求。...

故事一則(四)

2019-05-17
我最讨厌的就是去理发店 说句实在话 长得丑无论什么发型都是丑的 不存在一个发型就能让你变好看 所以每次我都不满意我的发型 其实倒不是我不满意发型 我不满意的是我的丑 这个倒也无所谓 毕竟丑就丑了 好吃的还是能继续吃的 我对理发...

故事一則(三)

2019-05-17
小学的时候有个姑娘喜欢我 当时她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 她会跳舞会唱歌感觉一切都挺好 不过我当时对她不感兴趣 我感兴趣的是另外一个活泼开朗笑起来有小酒窝的小姑娘 不过那个小姑娘喜欢的是另一个男生 那个男生给人一种很壮实的感觉 ...
1 2 3 5